【原创小说】刺青

用刺青,刻下凄美的伤疤,无法抹去,深入骨髓

  怀旧原创小说三部曲,这是最后一篇了,相信我,发完这篇我不会再发小说,是时候该好好研究研究技术了,不能整天不务正业。

[1.0]

  刺青,是用带有颜色的针刺入皮肤底层而在皮肤上制造一些图案或字眼出来,代表着个性或者某种身份。
  在一般人看来,身上如若刻上刺青,则刺青背后一定隐藏着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很不幸的是,从我记事起,我左手臂上就刻有莲花刺青,而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完全不知道,这块抹不去的刺青到底蕴藏着什么秘密。为了能解开刺青的奥秘,每当与梅生裸身泡在清溪中时,我必定用手指戳一戳梅生手臂上的莲花刺青,然后直勾着眼问:“梅哥,你说我俩手臂上的莲花刺青,到底蕴藏着啥秘密啊?难不曾是藏宝地图!”。
  梅生慵懒地打着哈欠,很不耐烦地说道:“我说阿青,你都问了第九百九十九次了,你不烦我还烦呢!”,说完嫌弃地瞥了我一眼,仰天躺在清溪中呼呼大睡起来。
  我气得连滚带爬上了河岸,从裤腰带里拔出一把小刀,对着河中的梅生喊道:“你再不说,我就把手臂上的莲花削去”。我心想吓唬吓唬他,凭借着我们从小共用一条裤腰带的交情,想必他也不会这么无情。不过随后我就发现,这只是我一厢情愿,梅生的呼噜声更响了,显然掩盖了我的叫喊。我灵机一动,拿起梅生的衣服就往家跑。当我回望着清溪,梅生已经赤裸着身子站在岸边,用水草遮掩私处,嘴里骂道:“刺青,你这个混蛋!”。
  随后,在我日复一日的纠缠下,梅生终于说出了莲花刺青的秘密,结果却让我失望之极。他说,二十年前我们被一伙人贩子拐卖到风莲国,为了防止我们逃跑,他们请刺青师在我们身上刻下了相同的莲花刺青,后来因为战乱我俩逃了出来,从此相依为命。原本我是不相信梅生的鬼话的,可谁让他虚长我十岁呢,况且在我记忆里,儿时的生活就是与梅生一起的。更何况,看见他满脸可怜相,两眼汪汪地望着我,如同他第一次叫我刺青时,看我的眼神,让我不得不信。
  二十年前,当我与梅生首次踏入风莲国,梅生奸笑着用他迷离的眼神盯着我说:“我们以后就要在此生活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叫刺青,而我叫梅生”,我傻不啦叽地点了点头。如今,每每回想起此事,我都后悔不已,曾今的年少无知,让我被人叫了二十年的刺青。当我受不了别人的嘲讽,终于有一天把刀架在梅生的脖子上时,梅生委屈地从眼中挤出几滴泪,三言两语地说服了我,“你手臂刻有的刺青,就如同你的名字将伴随你一生,我是顺应天意也”。也许,我是真的太傻太天真,竟然相信了他的鬼话,全然没想到他手臂上的刺青与我分毫不差。
  直到我赚到了第一桶金,我不得不相信梅生嘴中的天意。谁让我选择了刺客这条不归路呢,由此又是伴随我生命中一个刺字。刺客这个行当,看似潇洒,实则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名副其实的高风险职业,不像戏子梅生那么清闲自在。每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当梅生在舞台上摆弄着身姿,炫耀着腔调,我却游走于风口浪尖,潜入深门高墙之内。同样是化妆,梅生化得光彩照人,为的是吸引眼球,而我只需一席黑衣,一块面纱,为的是避人耳目。
  每次筋疲力竭地回到家,看着梅生对着铜镜摆弄着身姿,我都不由一阵恶心。以至于,我采了无数的荷花叶,每晚对着莲花刺青反复涂搽,心想只要抹去了刺青,我就能摆脱天意,摆脱这种生活。谁知没等我看到希望,梅生便向我心头泼了盆冷水。他说,用刺青,刻下凄美的伤疤,无法抹去,深入骨髓。
  我气得全身发抖,随即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顿,指着他的鼻子说:“我的伤疤只有凄凉,你的全是美丽,我俩一起才是凄美”。梅生摸着乌青的脸颊,指着愤然离去的我,说:“臭小子,让你别打脸,你让我拿什么混饭吃,你有种,晚上别回来了!”。

[2.0]

  位于大地之中的风莲国山明水秀,古色古香,城内的渭河贯穿南北,九曲回肠。城中渭河上,架空着一座金碧辉煌的香楼,碧瓦朱甍,高耸入云。香楼正门上“云烟楼”三个金色大字跃然于眼前。
  云烟楼内不时传出几许欢声笑语,想必是姑娘们琴棋书画精通绝伦,美貌身姿惊人,引得官商富人发出淫邪的恶笑。每每望着姑娘们的舞姿,他们就会忘乎所以,口水不免飞流直下。作为一名冷血刺客,面对如此烟云,我丝毫不会深陷其中,直到遇见了月姬。月姬是云烟楼最有名的歌伎之一,她的一颦一簇都足以让看客神魂颠倒。然而,最让人销魂的还是她的琴声,每一弦都沁入身心,深入骨髓,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因为月姬,每当被梅生赶出家门,我都流落于云烟楼中,享受着轻歌曼舞,言笑晏晏。与其他客人不同的是,我只要求月姬相陪,即使她只卖艺不卖身,我也会重金相邀房内,举酒言欢,静静地欣赏着她弹奏离歌赋。
  酒入肚囊,醉上心头,迷糊地望着眼前的月姬,我似乎找到了知己,倒头栽入月姬怀中哭诉着自己的委屈伤痛。天光极盛,刺入眼帘,我掀开被子,望着坐在窗前抚琴的月姬,尴尬地笑道:“姑娘,昨晚饮酒过甚,让你受惊了”。月姬起身摆好木琴,转身微微低着头望向我,微红的脸上写满羞涩。窗外清风徐徐,吹动着月姬的长发,风中衣袂飘飘,随风飘来的是淡淡的清香,我一时入了迷,全然不知月姬已离开了房间。
  此后,每当完成任务收到赏金后,我都会夜留于月姬的闺房之内。月姬也习惯地拿出我最爱的女儿红,然后美美地弹奏着《春江花月夜》。酒过三巡,曲消音散,我依靠着窗台,望着浩瀚星海,抚摸着手臂上的刺青。除了梅生,谁也不知道我手臂上的刺青,包括月姬。原本她应该是会知道的,直到那天她在台上翩翩起舞,莺歌燕舞间清风吹起了她的长袖,透过薄薄的轻纱,一朵莲花刺青显露于手臂。后来,我从梅生口中得知,当年与我们一起被刻上刺青的还有一名女孩,现如今她已沦落云烟之地,艺名月姬。
  正因为此事,我打消了向月姬显露刺青的计划,原因就在于不想打破她现在的生活,而让她因为自己勾起伤心往事。也是从那天起,我开始不接林枫的生意。作为刺客,难免身处险境,若是被人发现手臂上的刺青,不仅连累梅生,更会连累月姬,毕竟月姬手臂上的刺青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世人永远是庸俗的,同样的刺青,刻在月姬身上,就成为了取悦眼球的纹饰。
  林枫是林家堡主林天南的公子,家财万贯,声震武林。此人风度翩翩,温文尔雅,长得更是神明爽俊,目若朗星。至于此前我与他唯一的交集,也就是生意上的往来。以我的职业来说,生意上的往来就是他付钱,我杀人。像他这样的名门望族子弟,是不可能冒险行刺的,而林门仇家众多,因此我就成了林枫最好的生意伙伴。
  我们的交易场所往往选择在云烟楼,此地云烟四起,歌舞淫乐间,谁也不会在意我们谈论的内容,即使有所耳闻,也全当酒后的胡言。即便如此,我们的接头也不能随随便便。每当林枫往酒杯倒酒,而后将酒壶壶嘴对着酒杯时,则寓意有活可接,而酒杯内酒的多少就寓意刺杀任务的难度高低。若是以往,我二话不说便上前拿起酒杯喝下,示意接下此活。而如今,我要么置之不理,要么上前拿起酒杯,洒向地面,示意此活接不了。
  随着时光的流逝,原本以为再也不会接手林枫的买卖,可现实总归存在无奈。每当身处月姬闺房,抱着怀中的人间尤物,为她赎身的想法便浮动在脑海中。然而,巨额的赎身金像一块巨石重重压在我的心头,数月夜寝于云烟楼的生活,已花完了我所有的积蓄,此时唯有出山才能筹得赎金。
  捆紧纸条,放飞的白鸽翱翔于蓝天下,飞往林家堡。

[3.0]

  隔日黄昏,林枫摇曳着纸扇,踏进了云烟楼。随即,楼内砸开了锅,姑娘们纷纷涌向眼前的豪门公子,不知不觉中姑娘们的芙蓉色上衣已经敞开,露出白皙的锁骨,扭腰弄眉地围绕着林枫。林枫还是一贯的孤傲,如同几年前的第一次相遇,撇着眼对我露出不屑的眼神,尽管眼前美女如云,他也不正眼相看。
  林枫径直地走向我,待到跟前,俯身贴近我微醉的脸庞,深深相惜,此情此景真是羡煞云烟楼的姑娘。我一手酒瓶一手酒杯,尴尬地笑道:“林兄,我可没那癖好!”。林枫贴着耳朵苦笑道:“为了避开云烟楼的姑娘们,刺兄,只能委屈你了!”,随即抢过我手中的酒杯,饮下后放声大笑。留下我无辜地望了望身旁的月姬,撇着嘴直摇头。
  林枫拉起卧倒在墙角的我,轻声说道:“此次任务事关重大,你我房内相商”,我借着酒劲一头栽进林枫的怀中,两人缠绵着步入厢房,留下姑娘们一脸的茫然,唯独月姬抿着嘴独乐。
  厢房内,林枫摆好酒杯,往里缓缓倒酒。酒杯中,暗褐色的酒水由浅变深,直至溢出杯口。我二话不说,上前拿起酒杯喝下,对着林枫说道:“只要赏金足够,其他的不用多说”。话虽如此,我也不能胡乱接活,如若接了自己能力所不及的,怕是要丢了性命。林枫与我表面上算是生意伙伴,实则通过几年的合作,也建立了兄弟情义。他能交给我的活,必定是不会伤及我性命的。
  直到入夜,我隐匿于相天府深墙之上,偷偷望着深墙内密集的兵力,回想起自己对林枫说的话,肠子都悔青了。林枫凭借着几年的情义,骗取我的感情,把我往火堆里推。我心想着,回去一定要多收点赏金,要不然就绝交。
  还没等我气消,交替巡逻的近卫队就发现了我的踪影。只见他们快速散开阵型,对我形成了包围阵势。眼见自己被围得水泄不通,我只能无奈地望着头顶飞过的乌鸦,心想着插翅也难逃了。不过作为一名敬业的刺客,若是束手就擒则显得太没有职业道德,于是我亮出了弯刀,脚尖轻点深墙之上,轻身飞跃于屋瓦之间。
  明月之下,弯刀闪现着寒光,身影过处,尸骸一片。激战维持了几个时辰,最终以我体力不支告负。刀光剑影间,我身受数刀,血流不止,直至被死死地逼在深墙之内。当我束手无策之时,一道黑影闪过,随即惨叫声此起彼伏。
  黑影见机背起我往墙外飞去,只见他身轻如燕,一转眼便逃离了包围圈。驮负在黑影上,我轻轻地敲了敲黑衣人的脑袋,哭丧着说道:“好你个梅生,现在才来救我,可怜我满身是伤”。梅生解下面纱,大笑道:“你活该,将军府你都敢闯,这不是找死吗!要不是月姬找到我,请求我暗中保护你,你早已是死人啦”。
  我敲打着梅生的后背,埋怨道:“这得怪你,拥有绝世的轻功,却甘心当一名戏子,害得我每夜只身一人游走于死亡边缘,我好惨啊!”。梅生打着哈气,慵懒地说道:“你再啰啰嗦嗦,唧唧歪歪,我就把你扔下去,到时你才叫惨!”。我朝他后脑勺翻了翻白眼,身子一摊重重地压在他身上,随即缓缓地闭上双眼,安心入睡。
  次日清晨,天光透过纸窗刺入眼帘。月姬坐在床前,手里端着热汤,睁着水灵的眼温柔地看着我,不时用嘴吹散汤中的热气。我微笑着喝下月姬亲手熬制的良药,良药虽苦,入口即甜啊!
  原本以为林枫再也没脸来见我了,谁知他的脸皮不是一般厚。临近正午,林枫提着几包礼品,登门造访,我黑着脸指着他的鼻子骂道:“要不是看在你替月姬赎身的份上,我早揍你了!”。林枫脸上也略显尴尬,羞愧地说道:“刺兄,此次是我没有设想周全,让你受苦了”。看在钱的面子上,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况且我也实在不想失去财主,好在也没伤及性命。
  此次受伤后,我再也没有接过活,整日游走于梅生的戏场与林家堡之间。梅生对戏曲的兴趣极其浓厚,当年他拿出所有的积蓄加入了老戏班,经过十几年的摸爬滚打,如今他已是戏班主,绝对的风莲城第一名角。至于我们的轻功,则是梅生无意中捡到一本武功秘籍,我们起初只是随着瞎练,没想到却练就得身轻如燕。而我造访林家堡的目的,就是为了拿取生活的补贴,全当是林枫为我受伤付的赔偿金。而继那次受伤后,林枫待我如亲兄弟,林家堡像是对我设有特权,出入自由。
  当然,我也不是厚颜无耻之徒,拿满一年的赔偿金后,我与月姬合计着开了一家酒馆,凭借着月姬的美艳,顾客自然是络绎不绝,生活也总算开始平静而滋润。

[4.0]

  高老爷的死,是林枫急急忙忙告诉我的。据林枫说,高老爷是被人用利器直插心脏,一命呜呼的。官府为了找出元凶,在城内贴出皇榜,虽说凶手蒙着面,但高老爷的家丁看见了凶手手臂上刻着刺青。
  林枫硬拉着我,挤进皇榜前的人群。只见皇榜上的通缉犯蒙着黑纱,而在他的左手手臂上鲜明地刻着莲花刺青。此时,我的脑海中首先浮现出的是月姬,于是连忙挤出人群,跑回酒馆。奔跑间,远远地望见,军队包围了我们的酒馆,而月姬被上了手铐脚镣,押进了囚笼。我愤怒地奔跑着,伸手想要亮出弯刀,却被藏在角落的梅生死死地挡住。
  兵头询问着月姬,“凶手手臂的刺青与你手臂上的无异,你可认罪?”。月姬摸了摸手臂上的莲花刺青,大笑道:“没错,我就是凶手,是我杀死高老爷的,与任何人无关!”。望着囚笼里远去的月姬,我痛彻心扉。
  数月前,月姬知道我手臂上的莲花刺青后,便托付终身。而今,她为了我甘愿牺牲性命。我极力挣脱了梅生,死命地奔向月姬,迎面而来的却只有滚滚的烟尘,以及月姬远去的背影。
  林家堡内,林枫、梅生与我围坐一地,商讨着劫狱大计。我们的计划是,以梅生为诱饵,引开监牢外的守军,然后由我潜进监牢救出月姬,林枫则负责出现意外时的救援,以及救援成功后接头我们逃离风莲国。
次日深夜,一行黑影隐匿于监牢外的竹林。我抬头仰望着夜空,眼看着即将乌云盖月,随即示意梅生行动开始。梅生终身一跃,脚尖轻弹于竹林之上,踏着竹叶,迎着黑风,翻身至监牢之外。
  牢外的守军,纷纷前去追赶,梅生凭借着超凡的轻功,轻松翱翔于守军头颅之上,向竹林深处飞去。望着远去的守军,我赶忙飞身至监牢大门外。放眼监牢内,灯火通明,却异常的安静。脑海浮现出月姬的身影,我奋不顾身地步入监牢,四处寻找着月姬。然而,我所到之处,全都是空无一人。而在此时,门外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我深知中计,便纵身飞向头顶的天窗,不料一张大网从天而降,重重地把我压倒在地。透过绳网,传来阵阵冷笑。随后,我被押进了囚笼,前往秘密监牢,而埋伏于竹林的救援队迟迟没有行动。
  次日,我被五花大捆地押进位于地底的秘密监牢。牢笼里的月姬,哭喊着我的名字,泪已流干。狱头狠狠地把我揣进牢笼,望着眼前满身是伤的月姬,我心如刀绞。我轻拂着月姬的脸颊,将其拥于怀中,用手一遍遍地梳理着她的乱发。月姬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猫,死死地抱着我,空洞的眼神中透露着绝望。
  紧紧地搂着月姬,我微笑着,即使面对死亡,我也有月姬相伴,死而无憾了。只可惜,今生无法再与梅生相见,也不知他身在何处?

[5.0]

  再见到林枫是几天后的事了。
  凭借着林家堡的势力,林枫轻而易举地来到了秘密监牢。牢门缓缓开启,随着清脆的脚步声,迎面而来的是一席黑影。翻起头顶的黑帽后,一张俊秀的脸庞显露无疑。然而,此时林枫的脸上却显得异常的阴沉。他叹了口气,沉重地说道:“刺兄,看来是梅生想陷害你啊!”。
  没等我回过神来,林枫就向我讲诉了劫狱当晚的情景。他说,那晚我进入监牢后,林枫便一直在暗处保护我,没想到梅生走后没多久便带着大批军队冲进了监牢,林枫深知中了梅生的套,便逃离了现场,准备日后再伺机营救。
  凭借着与梅生朝夕相处二十几年的关系,我自然不会相信林枫的鬼话。至于,事实是否如林枫所诉,我不得而知,只是内心那份对梅生的兄弟情义告知我,不能怀疑他,即使世上只有我们三人手臂拥有莲花刺青,即使梅生迟迟没有露面。
  林枫走后,他口中诉说的场景夜夜出现在我的梦中。梅生手持长剑,抵在我的脖颈,随即传来阵阵冷笑,冰冷刺骨。每个望不见星空的夜晚,我都被相同的梦境折磨着,梅生成了我逃不出梦魇。
  林枫隔三岔五地到访监牢,每次都会带来梅生的情况。据他所说,梅生自从离开监牢后,便回到了家中。眼看着行刑期越来越近,我显得焦虑不安。相同的梦境,时时刻刻浮动在我的脑海中。林枫看出了我的焦虑,心生一计,凭借着他的势力,偷龙转凤也并不算难。在我们秘密相商后,林枫甘愿暂时代替我深陷牢笼,待我出去寻得梅生,把此事问清楚后,再换回林枫。
  出发前,林枫无比坚信地望着我,默默地点点头,眼神不再是初次见面时的不屑,而是充满着信任与期许。
  踏出监牢的大门,我飞身跃向半空,调动着全身的真气,踏着片片屋瓦飞向远方。
  落地家门前的清溪岸,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大脑。那些年,梅生装睡的神情,梅生气得破口大骂的囧样,都历历在目。推开老旧的木门,随着咯吱的声响,阳光汇聚成一道光线,透着门缝照入屋内。梅生静坐堂前,紧闭的双目缓缓睁开,脸上不再是以往的春光,而是略显忧伤。
  梅生摆了摆手,示意我坐在身旁,面对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梅哥,我乱了心神。望着我,梅生眼神中带着几分欣慰,说;“阿青,你能安然无恙的回来,我就放心了!”随即转眼定睛于远方,眼神中满是忧伤。
沉默片刻,梅生冷冷地笑着,只是脸上僵硬得面无表情,说:“你什么都不用问了,一切都是我干的,是我对不住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着!”。说话间,梅生拿出了早已藏于怀中的匕首,狠狠地刺向了自己的心门,血流了一地。
  我扶起倒地的梅生,望着他空洞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悲伤,泪水溢满了眼眶。紧紧地抱着奄奄一息的他,我发了疯似地喊着,“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梅生贴着我的耳朵,死命地重复说着:“弟弟,快走!”。
  随后,我便明白了梅生的意思。随着一阵阵脚步声,屋外集结了大批的军队,把老屋围得严严实实。

[6.0]

  天光照在清溪上,水面闪显出层层白光,倒映出溪岸边的重重杀机。
  拉开木门,迎着刺眼阳光下的是一层盔甲反射出的白色光芒。勉强地眯拢着双眼,待适应强光后,眼前渐渐清晰。前后几排的长弓兵,身披白皑皑的盔甲,手持长弓,伺机待发。随着一声号令,无数的弓箭从天而降,密如细雨,直直的射向屋内。
  千钧一发之际,我迅速关闭了木门,向后连翻数次,只见弓箭从我身边唰唰直下。我搬起一张木桌,挡在身前,随着掩护慢慢靠近梅生的尸体。木桌下,我抱起梅生,听着屋外被箭射穿的声音,似乎看到了地狱的大门。
  以往,每当走到生死关头,梅生都会奋不顾身地出现,而今,一切都不复存在了。片刻后,屋外停止了响动。我依附着地面,爬到窗前,透过被箭射穿的洞口望向屋外,成排的长弓兵装填着弓箭,手中握着火把。
  随着一阵熟悉而陌生的冷笑,从人群中走出一个身影。透过窗户,清楚的看见身影的轮廓,包括那双不屑的眼神。林枫慢慢接近老屋,随即推开了木门。盯着踏入屋内的林枫,我眼神中透出绝望。林枫向我瞥了瞥眼,露出不屑的眼神,如同几年前的初次相遇,冷冷地说:“刺兄,可安好啊”,随即放声大笑。
  我抹搽着眼角的泪水,淡淡地说道:“我早该想到是你”。林枫走向躺着的梅生,疯狂地踩踏着他的尸体,眼神中满是愤恨。我随即拿出腰间的弯刀,狠狠地刺向林枫。林枫回过神来,脚尖轻轻一弹,轻松躲开了我的刀锋。眼见扑了个空,我全力调动真气于刀尖,砍向林枫。然而,林枫的轻功远非我能及,数次进攻都被他轻松躲过。不知不觉中,他已绕到我的脑后,瞬间一把利刃穿胸而过,流淌出鲜血。随之而来的是一真呐喊,不要!月姬含着泪水,奔向屋内,眼看着就要接近倒地的我,却被林枫拦下。
  “月妹,今天是我们报仇的大好日子,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林枫指着我对月姬说道:“怎么,心疼了?”。月姬带着哭腔说道:“哥,你答应过我不杀他的”。林枫吼叫着,“对仇家不可存仁慈之心,就像当年他们没有杀死我们,而今,我们得以报仇雪恨,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说话间,林枫瞪大着双眼,死死地盯着我。
  我冷笑着,干涩的眼睛已流干了泪,绝望地看着眼睛两位曾经的至亲至爱,说:“好!原来你们隐瞒了这么多秘密,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你复仇的计划。如今,我也已是快死之人,有什么秘密都说出来吧,至少让我死得瞑目。”
  林枫解开上衣,露出了手臂,那朵散发着青光的莲花清晰可见。他说,我们都属于青莲族人,手臂上的刺青是我们的族标。我们的族人,从前生活在遥远的北都,远离中土的纷扰。然而,直到一场瘟疫的爆发,使得族人死伤无数,最后只剩两大家族逃离出来,从此定居在了风莲国。而这两大家族,便是秋梅两家。梅生是我的亲兄弟,月姬则是林枫的亲妹妹。自从定居风莲国后,日子便一天天好转。可没曾想,一天夜里秋家突发大火,秋家人除了死里逃生的林枫与月姬,其余全都葬身火海。逃生后的林枫一口咬定,我的父母就是纵火的元凶,从此便对梅家积下了深仇大恨。
  月姬紧紧地捂住耳朵,眼中不住的流泪。为了保住刺青的性命,月姬不惜牲牲良知帮助林枫,可她没想到,林枫的复仇计划中,从来就没有道义与守信。林枫说,劫狱当晚,逃离后的梅生望着冲入监牢的守兵,奋不顾身的折返营救,不料途中中了林枫早已布好的陷阱。然而,当梅生知道林枫的身份后,苦苦祈求林枫放过我,自己甘愿扛下所有的罪过,包括多年前秋家的那场火灾。就这样,林枫借着对我骗取的信任,借着梅生对我的愧疚,毫不留情地展开了他的复仇计划。而月姬只是整盘复仇计划中的一枚棋子,也是整个计划的开始。林枫放声大笑道,“那场大火之后不久,你们梅家便一年接一年的死人,真是报应啊。直到只剩下你俩,你哥便隐姓埋名,远离故居。时间能改变你们的名字,改变你们的容貌,却永远改变不了你们手臂上的刺青”。
  我不解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手臂上的刺青?”。林枫望着月姬笑道,“月姬手臂上的莲花刺青显露于世人,本就是为了找出你们所安排的。平常人看了此刺青,定会心生好奇,而数月来我一直在暗中观察,只有你不为所动。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你也拥有莲花刺青”。
  我仰天大笑着,直至嘴角流出鲜血,我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望着神情恍惚的月姬,说:“你爱过我吗?”。
  月姬沉默着,闭上眼的最后一刻,我望见月姬举起了匕首。……

[7.0]

  匕首深深地插入月姬的心胸,鲜血从胸口流向地面,从地面流向刺青倒下的身躯。
  林枫抱着奄奄一息的月姬,痛苦不已。从出生到现在,林枫唯一一次流下了眼泪,即使当年眼看着家人葬身火海,林枫愣是一点泪也没流。
  月姬仰起头,凑着林枫的耳朵,断断续续地说,“哥……我觉得好轻松……我走后……你要……要好好照顾……自己”。林枫抱着断气的月姬怒吼着,响声震彻山谷。
  林枫抱着月姬走出老屋,随即箭雨伴随着火焰,射向屋内,顿时一片火海。黑云压近,凡世间的尘埃浮浮滚滚,汇聚湿润的黑云,酝酿着一场暴雨。磅礴的雨滴敲打着大地,淋湿了早已脆弱不堪的心,几十年间的尘埃,随着滚滚而去的雨水,流淌在大地之上,消散于光阴之中。
  林枫坐立悬崖边,抚摸着怀中的月姬,仰天承受着上天的洗礼。磅礴的大雨,落在林枫的发间,眉间,如织的记忆伴随着雨水,流淌进他的心里,尘封的往事渐渐清晰。
  二十年前,秋家大院内,四个孩子嬉笑着。秋老爷在一旁看得乐在其中,随即设宴款待梅家两位公子。宴席间,秋老爷拿出一本武功秘籍赠与两位公子,并嘱咐要好生研习。年少的秋枫身为秋家大公子,曾多次恳求秋老爷教授武功,却屡屡遭到打骂。要说天赋,秋枫是四人中最好的,然而,在秋老爷心中,秋枫戾气太重,并不适合练武,因此始终没有传授秋枫武功。长此以往,年少的秋枫心中横生恨意,便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偷出了家传的武功秘籍,不料却被秋老爷发现。惜子的秋老爷不忍下重手,秋枫则趁机暗施黑手,杀害了秋老爷。为了毁尸灭迹,秋枫纵火烧了秋老爷的房间。谁知火势瞬间就无法控制,四处蔓延至整幢大宅,秋枫见状赶忙叫醒了睡梦中的秋月,逃离了火海。因为对梅家两位公子的嫉恨,秋枫便把纵火的元凶推给梅家。
  逃离后的秋枫幸得林家堡收留,改姓为林,而为了防止秋月道出整个事件的始末,便将她卖入了云烟楼,艺名月姬。自此以后,秋枫便不断雇凶杀害梅家人,直到只剩下梅家两位公子神秘失踪。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枫对父母对妹妹的负罪感渐渐消失,反之剧增的便是对梅家的仇恨。甚至,在他脑中的那段记忆已经变形,那个纵火烧死自己家人,将自己妹妹卖入云烟楼的不再是自己,而是梅家人。
  时光荏苒,仇恨在林枫心中越演越烈,直到他得知了梅家两位公子的下落,复仇计划就在他心中生根发芽。月黑风高的夜晚,他身穿黑衣潜入高府宅院,杀害高老爷后,撕下袖子,在月光下露出散发着青光的莲花刺青。
  月姬被捕后,利用刺青对她的爱,一步步地把他与梅生引入圈套。最后,只需凭借着自己骗取的信任,挑拨梅家两兄弟的关系,使两人互相残杀,而自己坐收渔翁之利,让他们如同当年的秋家人,葬身火海。
  然而,无论他的计划多周密,月姬对刺青的真情是他无法控制的。而在月姬心中,自己不顾一切地帮助着林枫,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深爱的刺青。也为了自己唯一的亲人能早日回头,月姬一直隐瞒着当年的那段尘封往事。可她不明白,那个曾经救自己出火场的秋枫早已葬身火海,而后的林枫只不过是一具被仇恨包裹着的行尸走肉。
  躯壳下的灵魂早已不在,不变的只是手臂上散发着青光的莲花刺青,刻下了凄美的伤疤,无法抹去,深入骨髓。

[8.0]

  尘封的往事渐渐清晰,而林枫的心却渐渐迷茫,自己多年筹划的复仇计划,自己设身处地想置于死地的梅家,只不过是自己为当年罪行找的替罪羊。
  大雨冲刷着大地,尘埃流失后露出那个找寻多年的凶手竟是自己,林枫痛哭流涕,紧抱着月姬,悲痛的哭喊着,夹杂着暴雨声,久久回荡在尘世。

[9.0]

  伴随着雨滴,林枫抱起月姬,纵身跃入了万丈悬崖。……

后记

  这是一篇故事相对比较苍白的小说,文风也比较小白,现在读起来感觉很多情节不够合理,但本篇的题材是我偏爱的那种。

本文标题:【原创小说】刺青

文章作者:nMask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2日 - 16:06

最后更新:2017年07月25日 - 20:07

原始链接:http://thief.one/2017/06/22/1/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nMask wechat
欢迎您扫一扫上面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我的博客!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