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盲爱

我曾经读过关于爱情的诸多比喻,但没有一个可以让我感同身受
直到我渐渐明白了爱情的真谛,那便是可以让我变成你

  最近想研究下SSRF漏洞,听说QQ空间、朋友网分享功能处曾经发现过此漏洞,于是我便打开了多年未用的QQ空间。原本我应该打开抓包软件,静静地分析起来,然而当我无意中看到空间日志中记录着的那些年少青春,思绪忍不住回到了4年以前,那个还是白衣少年的时光,于是便着急分享分享当年的文章。


我曾经读过关于爱情的诸多比喻,但没有一个可以让我感同身受。我也不断地在倾听尘世的爱情,却怎么也想象不出其中的风景,毕竟如今我的世界只剩下黑暗。

原本我也亲眼见过那些美好的爱情故事,也目睹过那些忧伤的青春历程。但如今,那些已经成为我脑海中关于爱情的唯一记忆。杨花落尽,尘世一夜凋零,只有那无尽的黑暗取代了繁华似锦。

关于那场车祸,大致发生在一年前。劫难重生后,我便永远失去了光明,以及小娜美丽动听的声音。由于车祸,小娜的声线受到了严重创伤,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复原。尽管如此,自那以后她还是每日来到家中帮忙照顾我,毕竟家里只剩下了年迈的母亲。

小娜是我唯一的女友,从高中到现在一直都是。原本我们打算进阶婚姻的殿堂,只可惜邂逅了那场车祸。从此她成了哑巴,而我则成了瞎子。当一名瞎子与哑巴交流时,语言与手势已经无济于事,于是她便在我的左手心画字,以此来传达讯息。

我常常询问她为何只在我的左手心画字,她笑而不语,随后在手心画上了两个字:秘密。

虽然我的视线中只有无际的黑暗,但小娜的身影却如同一盏明灯般时时浮现。我知道,她一直在我身旁,有时甚至我会紧紧地抱着她,亲她。但她总是害羞地在左手心写上:妈在看我们。

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好事将近时,母亲总是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当然这是小娜所传达的讯息。于是,我便会喊叫一声:“妈,你在吗?”

“诶,在,妈在。”母亲的声音越发沧桑,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我能隐约感觉到她在流泪。

“妈,今晚做顿好吃的吧,小娜说她饿了。”我朝着母亲嬉笑道。

“嗯……嗯,好,好。”母亲楞了楞神,随后擦拭着脸颊的泪水,轻声应道。

望着母亲转身而去的背影,小娜在我的手心写上:我才没说饿了呢,是你饿了吧。

我嬉笑着迎合她,我知道此刻她一定是在对我吐舌翻白眼。这一切就好像从前,当我能看见她,她也能在我身边歌唱那会儿。她生气时的神情,她撒娇时的动作,都历历在目。只是此刻也只能凭借着记忆想象出她的神情与动作,大概还是与从前一样吧。

每当我坐在窗前,听着窗下的繁华似锦,眼前总会浮现出小娜的身影,而她也时时陪伴在我身边。我时常向她讲述我们以往的故事,那些爱情故事。她也总是聚精会神地聆听着,还时不时地插上几句。

我对她说,我们相识于夏末,相知于深秋,相爱于暖冬。我问她是否还记得那如柳絮般飘零的雪花?她沉默不语,随后便在左手心画了个大大的勾。我满意地笑了笑,随后又说,那场雪下得很大,大得将要把我俩淹没,但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站在那片白茫之上,因为你说我们要在那堆出最大的雪人,我们办到了。说完,我的眼泪也不住地挂出了眼眶。小娜温柔地拭擦去我眼角的泪水,在左手心写上:那是我见过最大的雪人。

小娜不在的时候,我也总是会一个人自言自语。后来,我独自聊到了那场车祸。那会我们坐在婚车上,准备驶向婚姻的殿堂,却差点就在天堂举行。呵呵,我坐在那静静地傻笑,笑这弄人的命运,笑这无情的苍天。

“你来了啊。”笑声落地后,我知道小娜来了,于是我招呼她坐在身边。她沉默不语,随后在我的左手心写上:妈说,她很爱你。

片刻后,我隐约听到她拉动窗帘的声响,于是大叫道:“小娜,别!别拉开窗帘。对我来说,此刻有没有它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时时在我身边。”说罢,我伸出手臂,向着窗帘的方向招了招手:“来,到我身边陪着我。”我像只受伤的小猫,时刻离不开主人。

随后我感受到了小娜带来的温度,仿佛寒冬里的一拂暖阳,融化了我内心的悲伤。我紧紧地抱着她,这次我没有理会躲在角落观看的母亲,我毅然亲吻了她,那种感觉就好像梦境。

“我们继续完成那场夭折的婚礼好吗?”我祈求着小娜,眼角似乎干涩地流不出泪。

随后,我感受到了小娜在摇晃脑袋。她又一次拒绝了我,我已数不清这到底是我多少次的失败。后来,她如往常般在我的左手心画叉。停顿片刻后,她继续缓缓写上:我想让你一起亲眼见证那个时刻。

我欣慰地浅浅一笑,于是便开始期待重现光明的那一刻。

往后的那段时光中,我总是呆呆地坐在窗前,然后寻问身后的母亲:“妈,你说我的眼睛啥时能好呢?小娜可在等着我呢。”

“快了,快了。”这是母亲一贯的回答,我也已经听了无数遍,只是不知道她口中的“快了”是还要多久。我只知道母亲为了我找了不少医生,虽然有时他们隔得很远,但小娜说他们都在看着我摇头,我知道他们与母亲的谈话充斥着无奈。也许,真的是无药可救了吧。

每当医生摇头离开后,小娜总会紧握着我的手,在身旁不停地安慰我,但我知道其实她的心比我更痛。我抚摸着她的脸,让她别哭,她也抚摸着我干涩的眼角,在手心慢慢写道:一切都会好的。

这天,母亲叫离了我,将我扶到屋子一角。随后她对着我说,她要跟小娜谈谈。她渐渐走远了,但她与小娜的谈话却字字入耳,当然只是她一人在说:他的眼睛恐怕永远也好不了了,求你帮他拉开窗帘透透气吧,至少……至少让他见见阳光……

我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要跟小娜聊这些,我只是觉得母亲变了,变得魂不守舍,变得语无伦次。虽然耳边没有小娜回应的声音,但我隐约感觉到她在微微点头。渐渐地,我感觉她们的谈话越发得模糊,最后便完全听不清了。

母亲走后,小娜朝着我俏皮地做了个鬼脸,不知为何我感觉到了她的动作神情,也许只是感觉吧。我对她微微一笑,淡淡地问道:“妈跟你说了什么呀?”

她在左手心上写道:妈说,让我俩尽快完婚。

我微微一惊,满脸疑惑地回应道:“是……是吗,但……但是我的眼睛好不了了,不是吗?”

小娜没有回应我,只是静静地依偎在我怀里,聆听着我心脏的跳动。过了半响,她才淡淡地写道:“我会让你复明的。”

后来,小娜就从我身边消失了。那天,我竖起耳朵想要听清她发出的细微声音,可惜听到的只有越渐远离的脚步,最后连脚步声也消失不见了,剩下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小娜离开后,我仿佛一个人过了很久很久,久得不知道年月。那些天,我还是照常坐于窗边,听着窗外热闹的街道,听着窗边呼啸而过的风,还有,还有那满天飘零的雪。

“冬天,来了吗?”我在心里这样念叨,毕竟瞎子的世界不仅没有白昼,更分不清年月。“呵呵,时间过得可真快,小娜呢,离开多久了?大概快半年了吧。”

母亲还是习惯性地轻轻推开一道门缝,透过缝隙静静地观察坐立窗边的我,一切都是那么无声无息。但是瞎子的听觉是异于常人的,因此每每她推开房门我便都能觉察到,但也只是彼此相对无声。

我原本以为时间就会这么一直匆匆逝去,直到我两鬓斑白,直到母亲西去独留我于尘世。然而上苍还是有好生之德,也许它并不喜欢凡尘的俗子就这样苟活于人世吧。

不久后,母亲口中的“快了”终于将要应验。那天,她兴奋地跑到我面前,激动地说:“妈给你找了全省最好的医生,这回你一定能变好。”说罢,她便哽咽地泪流满面。不知为何,我没有她那般兴奋,也许是因为小娜不再了吧!

片刻后,我隐约看到了一丝光线,却异常得模糊刺眼,以至于我下意识地想反抗这种光亮,于是我紧闭着眼睛,久久没有睁开。我猜想,医生一定是用电筒照了我的眼眸。后来,我开始反感一切明亮之物,因为它会让我觉得很痛。于是,到最后医生也只能无奈地离去。

他离开时,母亲就站在门外透过门缝看着我们,我知道她一定在那,因为她一直在那。房门关闭后,我隐约听到了母亲与医生的交谈,但内容便听不清了,我也不打算听清,大概又是些医学的专业名词以及一些无奈之语吧。

我呆呆地坐在那,心想:呵呵,真的是无药可救了吧!小娜,你在哪呢?”一个人待久了便会回望,于是我开始回想起很多事,包括与小娜在一起的那段时光。后来,我想起了小娜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我会让你复明的。

我始终没能明白她话里的含意,也许只是一种安慰之词吧。直到后来,她再一次出现了。我不知道那是在清晨、黄昏还是午夜,反正她来了,衣肩似乎还带着点雪花。她静静地走到我身边,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手心很凉,但我却感到很温暖。

“小娜,你去哪了?”我低声问道,眼眶打着泪珠。

她照常抚平我的左手心,然后缓慢地写道:我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你呢。

“你……你为什么躲着不见我呢?”我失落地问道。

随后,我感觉她的脸颊微微一笑,好似看待撒娇的小孩那般看着我。紧接着,我感受到了左手心书写的字:因为我在找让你复明的方法。

“找到了吗?”我语气平淡地问道。

她犹豫了会,然后继续写道:嗯,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她这样写道,还没等我反应,她便拉着我往外走。我兴奋地笑了,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出过房门。不过不久后她便停下了脚步,她说,母亲正在门外静静地看着我们。

“妈,你在吗?”我照常大叫道。

“诶,在,妈在。”听着母亲抹泪后的回应,我心里不免一丝伤痛,因为只有她一直守候在我身边。我顿了顿身,朝着身边的小娜看了眼,虽然只有漆黑一片,但我知道她就在那,然后转头对着母亲说:“妈,我跟小娜要出去走走,你就在家等着我们吧。”

“诶……好……好,路……路上小心。”母亲颤颤巍巍地答道。

获得母亲的允许后,小娜便引着我踏上了屋外的世界。虽然看不见,但我依然听见了走离房间后的关门声,以及屋外瑟瑟的寒风。小娜说,外面是漫天的雪,就好像高中那会我们堆雪人时的那样,漫天飘零。在小娜的描述下,我似乎看见了那片雪地。我俯身随机抓了一把,手心忽感一阵凉意,那应该就是雪的温度吧。

这天,小娜带着我踏遍了无数的雪地,堆了各式的雪人。那些快乐的场景,那些雪人的模样,那场漫天的暴雪,还有小娜可爱迷人的姿态,一切都历历在目,虽然此刻我看不见。

我们在雪中玩了很久很久,久得忘记了白天黑夜。直到小娜说,她要走了。于是,我们便只能这样遗憾的散场,彼此缓缓撇下手心的最后一把雪。

回到家的时候,母亲似乎不在。我邀请小娜坐到我身边,陪着我聊天,陪着我看那场依然没有消散的雪。但她说,她要走了。起初我还以为她只是想回家,直到此刻我才知道,她是想离开我。

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一刻不放,苦苦哀求道:“小娜,求你了,别离开我!”

她用力甩了甩手,力气大得将我摔倒在地。见状,她紧张地凑近我的身子,在左手心上写道:我找到了让你复明的办法,但我必须得离开你。

“不,不,如若这样,我宁愿永远活在黑暗中。”我嘶叫着,眼中满是恐惧与痛苦。

小娜没有继续写道,只是扶着我静静地走到窗边。她轻轻掀开了窗帘一角,我似乎看到了她嘴角的浅笑。她让我看一看窗外的世界,我顺着她的目光挪步到窗前,但迎面而来的只有刺眼的强光。我睁不开眼,只得用手挡住视线,我哀求道:“小娜,我的眼睛很痛,不,胸口很痛,求你把窗帘拉上吧!”

小娜没有理会我的哀求,只是转过脑袋静静地看着我。透过强光,我仿佛看到了她那双不舍的眼睛,似乎正在跟我说着离别。我眯着眼,试图看清她的模样,看清她眼角的泪,心中的伤。然而视线中却只有刺眼的天光,无尽延伸后迷茫了一切。

“小娜”我这样呼唤着她,但她只是看着我微微一笑。而后我似乎看见她轻轻地打开了玻璃窗,窗外吹进的清风吹拂了她的长发,风中衣袂飘飘。

迎着天光,迎着清风,她回眸一笑。我也笑了,笑得很甜,因为此刻她在我眼中很美,她穿着嫁衣,白色嫁衣。我渐渐明白,她是想与我一道完成那场婚礼,因为我已经渐渐看清了她的容颜。

我慢慢地走近她,想近距离地看清她,抚摸她。然而,她伸出右手阻止了我,她嘴角微微一笑,笑出了声,似乎还没等到我走出这迷幻的世界,她便已纵身跃向了窗外的纷飞繁华。

“不!”我疯狂地吼叫着,试图挽回跳窗而下的小娜,但已为时过晚。

叫声过后,母亲奋力开启了房门。她静静地望着窗边的我,我绝望地看着门外的她。对望间,我看见了她眼角的泪以及写满整张脸的恐惧。

她看着我缓缓走向窗边,看着我轻轻打开玻璃窗。于是,她开始嘶吼,她试图阻止我的行动。她奋力扑身而来,就如同我扑向小娜那般,但我阻止了她。我对着她微微一笑,笑出了声,似乎还没等她走近我的世界,我便纵身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下落间,我仿佛听见了母亲撕心裂肺的吼叫,那般绝望痛苦。但我很想告诉她,我即将要跟小娜完婚,因为我看见自己身上正穿着结婚那日的礼服。

慢慢地,我慢慢接近了小娜,我看见她就躺在我身边,同样的一片血泊之中。我笑了,我笑我们终于可以如愿以偿,终于可以听见礼堂的钟声,终于可以完成婚礼,即使这一切发生在天堂。

我看见小娜紧闭着眼睛,嘴角是浅浅的笑容,我知道她也一定很高兴吧。我吃力地爬到她身边,想凑近看清她的容颜,是否也美如当年呢?

渐渐地,我渐渐看清了她,然而映入我眼帘的并不是小娜,而是我自己。

呵呵,是我吗?

后来,我似乎听见了母亲与医生的那段谈话。

“你儿子患的是精神分裂与妄想症,要想治愈必须找到他幻想出的小娜,因为只有她才能打开他心里的那扇窗,才能带他重新回归光明与现实。”医生担忧道。

“小娜,她已经死了。那是在一年以前,我记得那天下着大雪,他们坐着婚车准备前往礼堂。然而那天的雪下得很大,大得几乎将要把他们淹没。当婚车经过盘山公路时,由于车轮打滑,车身失去了方向,便连人带车一道滚下了山崖。后来,他获救了,但小娜却永远埋在了白雪之下。自那以后,他便将自己关在这黑屋之中,常常坐着自言自语,我想他一定是见到小娜了,一定是!”母亲哽咽道。

后来,我似乎又听到了母亲说的那段对话:“他的眼睛恐怕永远也好不了了,求你帮他拉开窗帘透透气吧,至少……至少让他见见阳光。”原本我以为这是母亲对小娜说的话,后来才知道,她说话时一直望着我。

我感觉自己昏昏欲睡,仿佛身处梦境。于是,我隐约听到了小娜的笑声,她笑着问我:“你爱我吗?”

“傻瓜,这还用问吗?”
“那你有多爱我?”
“呃……爱到可以让我变成你!”

呵呵,小娜,原来我已经爱到变成了你,至少右手变成了你。原来你所说复明的方法就是让你消失,不,如若那样,我宁愿永远活在黑暗与幻想中,至少那样很美。

梦中我仿佛闻到了花香,寒冬逝去,暖春归来。

我曾经读过关于爱情的诸多比喻,但没有一个可以让我感同身受。直到我渐渐明白了爱情的真谛,那便是可以让我变成你!

the end。

后记:盲爱这篇小说本来是为了参加短篇大赛准备的,只可惜没有被选中,原因是文风太青涩,现在读来却是如此,但本篇是我最喜爱的一篇,因为剧情有很多耐人寻味的点,这也是我最想表达的东西。

本文标题:【原创小说】盲爱

文章作者:nMask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5日 - 11:06

最后更新:2017年07月25日 - 20:07

原始链接:http://thief.one/2017/06/15/1/

许可协议: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nMask wechat
欢迎您扫一扫上面的微信公众号,订阅我的博客!
坚持原创技术分享,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